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》偏执暴君的温柔百度云 第十三章 她没看错吧 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小顶

《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》偏执暴君的温柔百度云 第十三章 她没看错吧 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小顶

发布时间:2020-06-17 16:57:14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禁果 状态:已完结

火爆新书《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》是禁果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,主角古丽,赫连宸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倘若白韶华没记错,这翰林院的大学士魏青,以前跟她父王可是挚友,她还伯父伯父的叫了好多年,后来,即墨连城接替父王照顾她,她还小,哪

《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》 免费试读


倘若白韶华没记错,这翰林院的大学士魏青,以前跟她父王可是挚友,她还伯父伯父的叫了好多年,后来,即墨连城接替父王照顾她,她还小,哪里懂的结交与应酬。

“明知要早朝,昨晚上竟然敢与我下一夜的棋,早些回府睡吧,我没事。”

只要稍微对白韶华有所关心的人,就会明白,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她,是多么古道柔肠,仅此而已,她只是把你们当做亲人或者朋友罢了,越是逼她,她越是逃离。

“别想太多,我可不是为了帮你出气,而是要去见个老朋友。”有了魏青的照应,赫连宸在翰林院也能待的舒服点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客气。”

谁都不去拆穿,赫连宸一动不动任由白韶华靠着,白韶华则枕在赫连宸的肩膀上小寐一会儿。

马车停了下来,车外传来马夫的声音:“太女殿下,翰林院到了。”

赫连宸低头看了一下滑落在怀中的人儿,手情不自禁的触碰着白韶华的脸颊,轻轻磨蹭:“太女殿下倦了,回太女府。”他赫连宸再不济,也没到需被女人保护的地步。

“奴才得命。”

……

白韶华一觉醒来,是在自家床上,她不是和赫连宸一同去翰林院的吗,赫连宸人呢,她睡了多久?

“翩儿,现在是什么时辰?”

随时随地,只要白韶华一声呼唤。

翩儿推门而进,端了一碗热粥:“午时刚过,太女殿下一上午什么都没吃,赫连大人特意嘱咐奴婢备好食物,粥一直热着,太女殿下还想吃什么,好让厨房去做。”

白韶华捂着肚子,是有点饿了:“你自行做主。”接过翩儿手中的瓷碗,趁热喝下。

“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曾来过,赫连大人正巧也在,三人是一起走的。”

这几日外界有人“造谣”,中伤白韶华,说皇太女白韶华爱慕丞相即墨连城,两人是名义上的师徒,即墨连城拒绝白韶华,并与白韶华断绝师徒关系,心有不甘的白韶华与皇太子白麒麟合作不成,竟不知羞耻的与朝臣厮混,碍于两人的身份,传言并未大肆公开,显然被人刻意压下。

除了即墨连城,临安城谁还有这个权利控制舆论。聪明反被聪明误,所以白韶华才会看不见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保护与喜欢。

赫连宸到底是什么人?能逼到即墨连城出手,赫连宸一定不是普通人这么简单,看着白韶华对赫连宸的信任,翩儿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“知道了。”白韶华翻身下床,把能想到与父王交好的官员名字统统写在纸上,然后折好随身携带,以防万一。

用完膳,白韶华就未再踏出太女府,在府上忙前忙后,早上的事,她就当做是赫连宸善意的拒绝,不再提及。

泡在浴桶里,止不住困意袭来,白韶华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:“是不是泡太久了。”唤了翩儿若儿进来,搀扶着躺回床榻,脑子一片空白,只想好好睡上一觉,以后再也不熬夜与赫连宸下棋了。

“你们都下去吧,本殿累了,要睡了。”什么烦心事,都明日再说吧。

脑袋一碰枕头,白韶华就沉沉睡去,翩儿若儿关好门窗退了出去。

夜,寂静的厉害。

房间内,白韶华动弹了几下,转身变了一种睡姿,迷糊中发现窗户下好像站着一个人。

白韶华甚至有种错觉,他每天都会出现,远远地看她。

“谁?”白韶华浑身无力的撑着床榻勉强起身。

那人不但没有一丝惊慌,反而转身向她靠近,微弱的月光从窗户空隙中折射进来,照在那人的脸上。

看清来人的瞬间,白韶华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。

“师傅?”叫出口后才察觉到不妥,白韶华收回含情脉脉的视线,学着即墨连城对她的冷清。

“丞相大人深夜出现在女子闺房之中,不觉得有失礼数吗?传出去了,我还怎么嫁人。”本殿这个自称白韶华对即墨连城怎么都说不出口,布衾下的手狠狠的朝大腿上捏了一下,嘶,好痛,痛就对了。

“为师的劝告你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了,是吗?”即墨连城面露怒色。

白韶华不但没有像以往一样慌乱紧张,反而掀开布衾,仅着贴身亵衣走向即墨连城。

“丞相大人真会说笑,我还要多谢你呢,不是你绝情在先,我怎么放肆在后。”没有师徒关系的约束,她对即墨连城的感情就无须隐藏,白韶华只能这么想着来安慰自己。

原以为只要狠心推开白韶华,依照白韶华的个性,一定会与他划清界限,这样无论他成功或者失败,白韶华都会绝对安全,没想到,他看清了白韶华对他的执念,事态正朝着越发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。

“要怎么样你才能停止这种幼稚的报复,说吧。”白韶华不愿意承认,即墨连城也乐得摆脱,的确,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师徒在一起只会遭受世人白眼与不耻,趁早摆脱也是好的。

白韶华愣了一下,才明白即墨连城指的是什么。

“我说什么,你都会答应?”她已经不是躲在他羽翼下任凭他管教的孩童,她要成为可以与他并肩而战的人。

“当……”然可以。

话还没说完,即墨连城急忙住口,是他大意,差点掉进了白韶华的圈套:“咳咳,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,我都会答应。”

白韶华绕过即墨连城,坐在椅子上,倒了两杯茶水,端起一杯,另一杯递给即墨连城:“那就没有谈的必要了,远走不送。”要知道,要白韶华对即墨连城冷漠对待,需要多大的自我催眠。

即墨连城迟迟未接水杯,白韶华立刻后悔,她真怕两个人越走越远,无法回头。

“你好自为之。”

哎。即墨连城心里满是叹息。

即墨连城一只手刚接触到门沿,一记撞击向他扑来,白韶华从背后紧紧的搂住即墨连城的腰身:“不要走。”所有的理智都在即墨连城转身的那一刻被全部击碎。

《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禁果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古丽,赫连宸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禁果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古丽,赫连宸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

作者:禁果类型:架空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禁果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古丽,赫连宸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禁果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暴君的温柔:嗜宠毒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古丽,赫连宸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